如果马頔小时候不认识舒傲寒
董小姐没有牵宋冬野的手
赵雷没有去南方
尧十三错过了他的北方女王
祝星一开始就很爱陈粒
民谣也只是歌谣而已
只是后来
青春被时间抛弃
民谣被时光拾起
故事不会丢
每一首民谣
都是一个故事


1-19111416204b64.jpg


某一天在路边听到的民谣,回家后抱着电脑,凭借脑海中一丝丝旋律,在各个音乐榜上找了一个晚上。

最后还是遗憾收场。

那晚心里总是空落落

民谣与灵魂,牵扯牵绊。 

我很喜欢民谣,

是背上行李奔向远方的洒脱,

是乘风破浪踏遍黄沙海洋的勇气,

是一种阅尽生活困苦之后在歌谣中寻求解放的感觉。


我知道风里有诗

那正是民谣的歌

放首民谣给从前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弹着吉他

流浪远方

四海为家 

它发生的不是我的故事 ,也不是我的青春。

但民谣,就是这样凑巧的,在人生的某个时刻 ,都会遇见那一首让我感动、聊以慰己的歌。

那个民谣故事的开始之初

宋冬野的《董小姐》还没大火,

张磊还没参加《中国好声音》,

悲怆的《南山南 》还未在每个深夜的街头响起,

成都还是那个城,赵雷还没走过玉林路的小酒馆,

陈鸿宇的烟灰嗓 ,还未败给理想三旬。


我站在宿舍阳台上

听见远方传来阵阵的音乐声

我努力去听清 

斑马斑马 你回到了你的家

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斑马斑马  你来自南方的红色啊

是否也是个动人的故事啊

我趴在阳台上。

旋律飘进耳朵,眼泪从眼眶流出。

那是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城市,一个人拖着行李走过四下无人的街,电话那头跟家人说自己过得很好。

在深夜维持着最后的倔强

我也只有那点倔强了。

绿皮火车缓慢驶过

陈旧的车厢摇摇晃晃

慢慢驶向夏天

我塞着耳机

眼泪止不住流

我也在想斑马你是否能带我回家

我心里也有个南方

隔着车窗

只有望不尽的远方。

民谣的开始是个悲伤。

那时候薛之谦的《安和桥》还没有物是人非以及满地狼藉。

正值大火的薛之谦在自己的上海演唱会上为前妻高磊鑫唱了《安和桥》。

十年前薛之谦答应过要在演唱会上给她弹吉他,十年后他站在上海演唱会的舞台上,实现十年之约 。

"这就是故事结局了,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我终于在演唱会上为她弹了吉他。

没有玫瑰花,因为我们终会放下。

一无所有的时候谢谢有你,聚光灯下我不再寻你,

但我知道,你都有在听。"

我不能眼看着曾经为你吹过的牛逼,随青春一笑了之。

毕竟,爱过的人,说再见时要充满仪式感。

视频里聚光灯下,星光熠熠的人海,满场的尖叫声也湮没不了薛之谦深情满满的诺言。

当初的感动有多深,后来的厌弃便翻倍。

给予的深情也是空欢喜一场。

感动已过,故事早已狗血。

只剩真真假假的欺骗和撕扯。

你说遥遥无期,转身却匆匆远离。
那些年走散的人,不知何时是归期。

一往平常诉说那些年过往,也只是沉浸于自己的故事。

后来最好的释怀便是故事的结局。

青春本来就是马不停蹄的相遇和错过,

所以相遇也注定会错过,那就浅遇浅离,少增一些忧愁。

你还是喜欢大风和自由,
你喜欢后来的倔强不羁,
你喜欢属于个人的喜怒哀乐,
会独立会快乐。
终此一生,你有你的远方和自由。

如果开始的开始

民谣只是普遍的歌谣

你还是不动声色的生活,岁月静好。

明天按部就班吃饭睡觉,迎接黑夜与朝阳。

你只不过是多听了几个人的故事,多了几次走心。

只是后来宋冬野开了酒吧 

抱着吉他安静的唱着斑马

马頔因为一首南山南火了起来

赵雷也停止追寻南方姑娘的脚步

最后又从波澜到宠辱不惊。

雨后有车驶来,驶过暮色苍白。

我在车站留下和你的最后拥抱

转过身,只有泪流满面。


你发来微信

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我回你,少喝酒。

一路平安。

如果孤独醒来

失去了你

没有了理想三旬

一旬败给年少轻狂的理想

二旬败给青涩无知的爱情

三旬败给沧桑寂寥的现实

列车往南开穿过烟雾 

我依然在收听着低沉寂静的电台

你踏上归途

眼睛眯起来的笑

冲淡了过往的苦难

旧铁皮往南开

归途也还可爱

时光独白

你还在


民谣不仅是一首歌

是故事,是经历。

就这样扎进心里。

梦想还停留在原地。

找得到的和找不到的都在未来。民谣不仅是一首歌

是故事,是经历。

就这样扎进心里。

梦想还停留在原地。

找得到的和找不到的都在未来。



民谣很穷,一把吉他,一身破行头,

走到哪里都有个故事。


当然,还要有酒,半醉半醒刚刚好。






——文章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爱民谣的南方姑娘

编辑 整理:嗨民谣-站长